千般思量

明月依旧

有ooc(圣火和屠龙)

/橙黄色的灯焰将殿堂内的黑暗尽数驱逐,身着丝绸绫罗的舞女赤脚轻踩莲步,在斑斓的大理石铺就的地面挽手旋转。叮铃,叮铃,红绸做绳的铃铛脚链随女子的动作有韵律的响起,婉转的歌声在大殿回旋。

    /红唇扬起,掩在透明薄纱下若隐若现。眼波流转间尽是妩媚多情,勾起人心中最原始的欲望。

   /侍女精心挑选的葡萄圆润饱满,其上晶莹的水珠尚未流落,衬得葡萄愈发剔透。一只骨节修长的手捻起一颗葡萄,也不一口吃掉,只绕转在食指指腹处把玩,无聊的紧。

    /圣火用左只单手斜撑着头,浅褐色的发柔顺的贴在一侧,眸中光亮沉沉浮浮。周遭嘈杂愈甚,他也不在意,只定睛的望着眼前的葡萄。却是越发闷热了。

   /眼角余光瞟过,一道红色衣袂拂过眼前,倏尔一道身影浮上心头,红色的长发,凌厉的眼眸。思念翻涌着卷来,又成缕缕丝线紧裹缠绕,成蛹,几近窒息。圣火摸了摸胸膛,一颗滚烫的心,有力的跳动着。

   /将房门推开,院外明月朗照,凉薄的清辉。走过蜿蜒的长廊,嘈杂声渐行渐远。

   /一道清瘦的人影,如白鹤般优美的身姿,哀伤又清傲。此处只有月辉,银白的色调。

   /“金铃儿”,如此询问道,柔和的声的近乎凄凉。

   /“今晚的月,很圆。

  /”别想太多,揉了揉金玲儿的发顶,圣火如此劝道。抬头仰望,皓月当空。沙沙的风吹树叶声,像极了魍魉的嘶吼。

   /明月依旧,像极了那晚,我伸手触上你的脊背,却被粘稠温热的鲜血浸湿了双手,你紧闭双眼,再也瞧不着你意气风发的模样。

    /屠龙小弟,我还未告诉你一个秘密,真是令人悲痛的惋惜。我爱上了一个傻大个,他有一头微卷散乱的红发,即使在黑夜也耀眼夺目,一双凌厉的双眼,刚毅的脸庞意外的俊美,粗狂又大大咧咧的性子,有时又格外细腻,劝起人来啼笑皆非。那个人,是你。

   /屠龙小弟,你若为烈火,何不将我焚烧殆尽。我将魍魉屠尽,愿你有个好梦。

     /明月依旧,已是物是人非。今夜,我只想思念你,亦只剩下思念。

     /夜色沉沉。晚安,我的爱人。

   

(注:白狄和狄芳,有ooc)“李白哥哥”甜糯的声音试探性地询问道。

   李白笑着揉了揉妲己的头发,软软的残留着些许阳光的温暖,不似那人。见到他时便觉得似是一个不易亲近的人。

    ”无事,想起了一位熟人“刻骨铭心

   那是个明媚的好日子,从李白收到小乔的邀请参与同学会时,便一直精心筹备的日子。

   初见小乔时  李白讶异于岁月的温柔,并未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的刻痕,两个包子头还是一鼓一鼓的可爱,身高也还是丝毫未长。粉红蕾丝的蓬蓬裙扬起,宛如一个纯白的公主。

   “呐,李白,狄仁杰也会来哟。”

   在李白看来,总是调戏狄仁杰的行为总是被大多数人误认为找茬,但,也不是全部。

   “欺负他来吸引注意力,好幼稚呐,李白。”

   “  小乔意外地善解人意呢,周瑜不会吃醋吗?“   调笑的声音响起,身着粉红裙子的可爱姑娘做了一个鬼脸。

     “不用你担心啦,记得来同学会哦。”

      蝴蝶绸带在阳光下飞舞,女孩一蹦一跳的身影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 阳光当真是温暖,当怀英牵着小耗子的手一本正经的在同学会上说:”李元芳,我的妻子。“时心里似乎也不是那般的疼痛,冷到四肢麻木。

     但, 看到李元芳羞红着脸,红晕还有从脸上继续往上延伸的趋势,心还是一阵一阵箍得发疼,喉中哽咽地说不上一句话。

     嘈杂的祝福声充斥着厢间。

     当我端一杯酒走到你面前,端看着你的脸——略上扬的眉, 轻勾起的唇角。

     他们曾说,不常爱笑的人笑起来很美。我本是不信的,怀英。

      我浅笑道:”狄怀英,我愿你一世安好。”我从未知晓葡萄酒竟如此甜腻,淡了口中的苦涩。

     怀英, 我不愿看到你和他并肩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 怀英.........

     最近一次见你,是在几个月前,那日的雨,不急不缓,敲打着落叶,滴答,滴答。风太急,也太沉,吹得人心里发冷。

       小耗子认真的护着一捧白菊迈上青灰色的石阶。天边的雨云未散,沉了来访者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小耗子手持一方白帕,仔仔细细的擦拭着墓碑,淡青色的水墨花边似要化在了这雨中。

     ” 狄大人,你平时那么爱干净,总是要元芳一遍一遍的擦家中的家具,不知你在那边过得好不好,没了元芳,谁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 狄大人,元芳以前总嫌你扣我的工资,元芳不要工资了,你醒来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”狄大人,现在天气冷了,你总是忙着工作,一定要记得加衣,别的了感冒。

      ”狄大人,元芳是不是,再也看不到你了。“

      ”狄大人......“

      直至雨浸湿了他的衣裳,单薄的身子抖得不像话。也分不清从他眼角滑落的,是雨还是泪了。

      终还是撑一把伞挡在他的头顶,陪他站了一天,又何尝亦不是他陪了我。

      怀英,你可知,我也有许多话想同你讲,可时光太快,还没等到我对你说一句:”怀英,某心悦与你。“

      还记得那日的梧桐树下,细碎的光映上你的脸颊。风儿缱绻的卷着,卷走了我的心。

      (注:第一次写文有太多不足之处,可能有人称的紊乱,若冒犯了,有不合理之处,涉了圈内的规请指出,欢迎提出意见)谢谢啦